400-609-2596
首页 > 托管加盟 > 正文

0~3岁幼儿托管成难题,早教服务社区有责
2018-05-16 13:39:20   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生孩子是十月怀胎、一朝分娩,养孩子是十八年持续不断的经济和精力投入,孕育的过程是短痛,教养才是真正的拉锯战。

  0到3岁难中难。孩子不到幼儿园入园年龄,正当年的家长又往往是单位中流砥柱、工作缠身,除了祖辈隔代照看和家政人员的辅助,几乎难寻其他正规的托幼方式。

  伴随70后、80后一代长大的“托儿所”,如今在城市中已难觅踪迹。由于师资、场地、安全等复杂原因,正规幼儿园开设的托班也大规模萎缩。孩子半岁后,母亲产假结束,需要全职工作。距离幼儿园入园年龄3岁还有两年半,这两年半时间,谁来带孩子?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年轻夫妻们的生育意愿。

  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表示,当前全面二孩政策的目标人群中,身体条件允许并且愿意生育的只有28%,“影响生育意愿最重要的是家庭情况,有没有稳定的收入、稳定的住房,因为生孩子首先是家庭的计划。排第二位的是托幼、医疗,更多的是一个群体的影响。对一个家庭来讲,包括规划生一个孩子多久生育第二个,这与女性的职业是有关系的,谁来养,谁来带这个孩子。”

  爸爸妈妈带不了怎么办?现实困境中,大多数家庭的答案是,姥姥带、奶奶带。据国家卫计委去年11月的一项调查,目前近八成婴幼儿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,其中近一半的祖辈感到“无可奈何”,特别是照顾过“一孩”的祖辈不愿再照顾“二孩”的比例在上升。家长对2岁至3岁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尤其强烈,但在需求和供给严重不匹配。

 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,教育部门审批发放办学许可证,针对的是教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,0至3岁的托管服务不在此范畴,托幼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。与此同时,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,对教学内容、师资和环境等鞭长莫及。托幼机构处于监管灰色地带,教育、卫生、工商,似乎谁都可以管,又似乎谁也管不着。相关立法亟待出台,但难度重重。

  马旭介绍:“其实我们在人大一直在呼吁早期教育立法。我们有义务教育法,有高等教育法,但是早教法我觉得应该出台。一个是规范幼儿园管理,还有一个是把幼儿园管理从3岁以后延到0到3岁。在研究,但是比较复杂。”

 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刘焱看来,提供0到3岁早期教育服务,社区有责任,“早期教育是很重要,尤其0到3岁。对那么小的孩子来说,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学习、接受教育的机会。一岁半、两岁,孩子开始注意到同龄伙伴了,他需要小朋友交往。社区里面应该提供这种环境的,这属于我们国家社区建设的部分。”

  基于此,今年起,上海新建一批社区托幼点,目前有3家托幼点完成项目验收、于6月投入试运营;至今年11月底,总共23家托幼点将投入使用。社区幼儿托管点将服务对象界定为上海市户籍2-3岁幼儿,主要针对确有困难的家庭,各区根据实际情况再进行细化、补充。托管费用根据物价部门政策标准和实际成本测算制定。根据方案,社区幼儿托管点须设置在安全区域内,且布置在建筑一层,远离危险区域,总建筑面积不小于200平方米;保育员持健康证和职业资格证上岗并接受定期培训。上海市妇联副主席翁文磊表示:“因为我们建设要求严格,也许我们时间点会靠后。希望建设非常好的适合2到3岁的公共幼托点,是这样的理念。”

文章根据央广网整理 

上一篇:幼儿托管班加盟费越高,品牌越好吗?
下一篇:我如果加盟以后,总部会给哪些支持服务?

分享到:
推荐内容